唐栖澄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在车厢里完成的上色。
我差不多就是个废人了。
兰陵王,高长恭,高肃,他真好看。
后面两种是滤镜。

评论
热度 ( 1 )

© 唐栖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