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栖澄

王者d5全职aph,勾线手抖的美术生,沙雕指绘开发中。

发烧[戬陵现代paro]①

@陆珂。 某人点的戬陵车,今天能否把前因写完还难说。

杨戬:退役拳击手,户外型运动男。厨艺极好,养条狗叫啸天犬,傍晚日常遛狗。斗地主小白。(某人没给我设定所以我也不知道杨戬他退役后干嘛的)
高肃:退伍军人,技术型人才。现主职编程副业黑客,死宅一只,口罩不离脸。能雕苹果花,养只猫叫翠花,斗地主大神。

——

轻车熟路地搬电脑到走廊,杨戬已经不是头回敲响高肃家的门了,谁知往日应声即开的门,这次摁了半天还是无甚反应。

“不在家?”

下午没听到外边有开门的响动啊。

记得这小子说过最近没要紧事必须出门办,那以他的宅性子,离开家的可能性简直为负数。

杨戬摸着下巴思索一番,觉得此事有蹊跷。

在这干等也不是办法,修电脑事小,万一是他中午做饭忘关煤气导致某些事故呢……呸,瞎想什么。

作为对门,两家的阳台其实是连在一块儿的,杨戬轻轻松松翻过去,小心避开地上摆着的盆栽。所幸高肃没锁实阳台门,杨戬稍一用力就能打开,庆幸的同时还有点担忧邻居的防范意识。

以后得提醒他。杨戬边帮邻居锁好门窗,顺手拉严窗帘,边这样想。

卧室门半掩着,黑灯瞎火。杨戬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手机一照,哟,床上窝着个大鼓包,枕头旁凌乱散了些紫发。

今天睡这么早?

床上人呼吸很浅,在静谧的房间里不仔细听还听不到,杨戬说不准心里那点担忧打哪冒出来的,果断开了灯。再过去细看,扯开他罩头的被子,邻居那张口罩下挺帅的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双眼紧闭,眉头蹙起,额角的细汗将发丝黏成一绺一绺粘在脸颊上。杨戬赶紧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不得了,温度估计有40。

成吧,今儿电脑不用修了家也不用回了,这么个大病号搁眼前,当没看见实在对不住良心。

“高肃?先醒醒,我把空调关了,你起来喝包药。”

杨戬扶着高肃的肩头半拥半搂地给人带起来,拽过枕头塞他后腰处舒舒服服靠着。高肃迷糊间感觉有光源隔着眼皮刺激晶状体,又皱了皱眉,听见说话声也没什么力气思考,完全顺着旁边的力道来,跟平时那冷冰冰的模样相比,乖的像个布娃娃。

不清楚邻居通常把药放哪,杨戬叮嘱几句后直接开门回自己家拿,还拿了消过毒的温度计。

“乖,张嘴。”

杨戬跟哄小孩似的哄着本来就没自己大偏偏整天装老成的高肃,见他睁开一点眼睛,然后真的乖乖启唇,白而整齐的牙齿藏在唇瓣下面,能看见肉红的口腔和一小截舌尖。杨戬捏着温度计的手无端抖了抖,不自在的咳了声,将温度计塞进高肃的嘴里。

接着只需要等一分钟便能明确知道这小子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了。杨戬给他掖实被角,利用零碎时间去厨房泡好感冒药。消炎药是胶囊装,待会儿混着一起咽。路过客厅时杨戬偶然瞄到电视柜旁又新添了几箱泡面,忍不住叹气。

说实话,挺想扔的。

可是就算此时两人已变成朋友关系,偶尔还一起出去遛个弯,那也不代表自己能肆意改变他的生活方式。

将杯子和药盒放到床头,又哄着他张嘴取出温度计,果真上了40。杨戬半哄半喂的让高肃吃药,看他半阖眼含着胶囊,等褐色的药液喂进口中喉结一滚便吞咽完毕,依旧乖的不像话。

该量的量了该吃的吃了,虽然现在再喂一碗白粥会更好些,但匆忙之中也来不及煮,只好等他明早醒来然后进食。杨戬扶他睡回去,不知从哪翻出条毛毯来给加厚被子,走到卧室门口还回头瞅俩眼,不怎么放心的关了灯。

哈欠,要不今天睡这,反正离家就一过道的距离,半夜方便照顾。

也没怎么犹豫。杨戬把电脑搬回家,锁好门,抱床被子又返回隔壁,随便打理了沙发,睡下。

——

不管了不写了明天随缘继续,我觉得自己写的像日常不像车前预备。
放点没有违禁词汇的福利。

杨戬单手便钳住他两只手腕,强迫他手臂交叠在头顶,半点劲都使不上。高肃到底是在家荒废了三年,技巧也许还有些看头,论蛮力,哪里拗得过职业拳击手出身的杨戬。

杨戬没有去亲他,只安抚性的舔了他的唇角,从耳垂一路啃到胸膛,此时专心埋在颈窝用舌尖描摹好看的锁骨线。毛刺刺的头顶抵在高肃的下巴上,逼他微微后仰,滑动着的喉结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湿漉漉的红印子刚刚显色。

高肃竭力保持镇静的样子,紧抿着唇,没有一点反应泄露。当杨戬的唇瓣触及他的胸口,另一只手也半解开他的皮带时,他才猛地用力挣出束缚推开了这个为所欲为的家伙,发出从这场闹剧开始的第一段声音,有些沙哑,但很稳。

“滚出去。”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唐栖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