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栖澄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发烧②

又写了1k但我还是没开车。
预计四到五篇结束。
就是这么磨叽的操作
前排 @陆珂。

——

一夜安稳,甚至杨戬因生物钟自然醒来的时候还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顶着头乱毛跑去卧室探查高肃的情况。见这小子好端端的躺着,连昨晚掖的被角都没弄乱,杨戬松口气,回家洗漱完毕再带着淘好的米和食材过来煮粥。

厨具崭新崭新。怕是从买回就没怎么用过。杨戬挨个拿热水烫一遍,顺便把橱柜里所有的调料日期都检查好,分类摆放。

粥煮起来很快,莫约半小时就喷着气儿能出锅。为了照顾病人特地放的肉沫和桂皮,盛出来的颜色白里夹橙,鲜艳。

七点钟,阳光已微微透出午时强盛的模样。杨戬估算高肃睡觉的时间,觉得比该睡的只多不少,端着瓷碗打算去叫醒他。刚踏进半步,似乎正在换衣服的长发男人的裸背直直印入眼帘。杨戬手一抖,险些没摔了碗。

高肃察觉到背后目光,发出一个尾音上挑的“嗯?”来表示询问。似乎是嫌头发碍事,杨戬隐约能看见高肃嘴里叼根发绳,而双手在脑后收拢头发,待握成一束,取了绳子干脆利落地扎了个高马尾。

汗湿的衣物堆到脚边,高肃随便套件黑T,转过身,看到杨戬手里的家伙还挺惊讶。他向门口走去,示意杨戬一起出去吃。

“辛苦了。”

高肃眼角和鼻尖泛着点红,无端比往日添了几分弱势,大大削减他冷淡表情的威力。杨戬挺怀疑他对病情的估计程度,不过能起床,肯定比昨晚好得多。他拿筷子挑着碗里的桂皮,把它们全部拨弄到离他喝粥边缘最远的地方。

杨戬心不在焉地划啦粥,视线都放在面前的人身上。

总感觉今天看他有些不一样。

从昨晚就一直没戴口罩啊,相处到现在。不管是正脸、侧脸,还是现在低头喝粥,这张脸简直犯规吧,难怪平时总要遮起来。

……眼睫毛好长。

(对不起我再也不写这种日常顺水推舟的车了,请让我把两人的脑子拿出来一会儿!!!)

收拾碗筷这种活计杨戬做的很顺手,高肃作为主人本来想拦下,却被“病人有不干活的权利”这种理由挡回。高肃想来想去,打算给他削个苹果犒劳,转悠半天记起家里最后一个苹果在前天进了自己的胃。

等杨戬洗完碗出厨房,高肃已开了电脑在捣鼓什么。有些稍短的额发栓不住垂到耳际,随他偏转视角而微微摇晃,几点光线洒在他侧脸,发尾润着金边勾勒出极好看的弧度。

“在写什么?”

杨戬走过去,弯腰看面前的电脑屏幕,下巴几乎搭在高肃的肩膀上。随着手指飞舞,一串串字符或连贯或断断续续的输入,高肃快速简洁地吐出两个字“编程”,知道杨戬看不懂,也没赶他。

杨戬“嗯”一声,然后扳过高肃的脸侧着头给了他一个薄荷漱口水味的吻。高肃还搭在键盘上的手指猛地长按,在屏幕上打出几行重复的字母。

这个吻至少持续了半分钟,以至于完全不会换气并且在挣扎中消耗了过多氧气的高肃憋得红晕从眼角蔓延到脸颊上,胸口剧烈起伏。

“你……?”

他很快恢复平静,并且发出看似很淡定的疑问,不过杨戬还是从他眼里读出了“不给个合理解释就等着挨揍”的意思。

——
给了戬哥一个吻的福利。
我也想亲高长恭。

评论
热度 ( 18 )

© 唐栖澄 | Powered by LOFTER